【南方都市报】抗战文化战士刘文典(下)
本文摘要:北平中山公园孙中山奉安纪念碑。 任清华中国文学系教授兼主任时的刘文典。 □林文俏 上期简介:九一八前后,刘文典发表不少与抗战有关的时评和诗文,透彻地分析了日本的民族性,日本军国主义的发源历史和侵略本性,呼吁国人放弃幻想,迅速觉醒,看清国际形势

 


北平中山公园孙中山奉安纪念碑。


任清华中国文学系教授兼主任时的刘文典。

□林文俏

上期简介:“九·一八”前后,刘文典发表不少与抗战有关的时评和诗文,透彻地分析了日本的民族性,日本军国主义的发源历史和侵略本性,呼吁国人放弃幻想,迅速觉醒,看清国际形势……

 

日本侵略政策的历史背景

对于日本侵略政策与明治维新两者的前因后果关系,世人一般都认为:日本是维新富强以后,需要向外发展,才侵略朝鲜、满洲、蒙古的。刘文典的见解恰恰相反。他在19321113日的《独立评论》发表《日本侵略政策的历史背景》,指出:日本“侵略政策在前,明治维新在后”。日本是因为要侵略朝鲜、蒙古、满洲,所以才尊王倒幕,变法维新。刘文典举出远在明治维新以前,德川幕府时代日本著名思想家佐藤信渊著了一部《混同秘策》。从这部书的名称,其野心之大也就可想而知。“混”者是混一天下,即并吞全球的意思,“同”者是万国来同,书同文,车同轨,就是要同化世界各国的意思。至于“秘策”,就是怎样并吞全球、同化世界各国的计划了。就并吞满洲和中国全部而言,刘文典找出《混同秘策》一段话:

当今世界万国中,我日本最易攻取之地无有过于中国之满洲也。满洲之地与我日本之山阴、北陆、奥羽、松前等处隔一衣带水遥遥相对,距离不过八百里,其势之易于扰乱,可知也……夫岂但取得满洲而已哉,支那全国之衰弱,亦由斯而始,既取得鞑靼以后(编注:满洲原称鞑靼),则朝鲜、中国皆次第可图矣。

在本文末尾,刘文典直言不讳地写道:

日本这个民族,处心积虑要吞并中国,南自菲律宾群岛,北自黑龙江和俄属极东堪察加,在八九十年前早已视若囊中之物,志在必得……什么蒙满政策咧,大陆政策咧,拥护既得权咧,都不过是一时诌出来的口号罢了。当局诸公既昧于日本的国情,又不能力图振作,把国家误到这步田地,是不足责的,今日号称知识分子的一班学者,如果不能看清楚这中间的因果关系,专在什么协定、什么条约上作精密的研究,也还是枝枝叶叶,无关大旨,决研究不出一点所以然来,和那些专讲究虚文的外交官之背诵非战公约、九国协定是一样的劳而无功。

 

中国的精神文明

1942104日,刘文典在《云南日报》发表《中国的精神文明》。此文源于193334日承德失守,东北全境沦陷,悲观情绪弥漫全国。刘文典在清华园和某君发生激烈辩论。该君认为中国物质力量远逊于日本,如果自不量力和日本开战,是自取灭亡。刘文典则用匈牙利史学家埃密尔·莱希氏的话进行反驳:“自古无以战亡国者。能战者纵一时败亡,终有复兴之日,唯不敢一战之国家民族必然灭亡,且永无恢复之期耳。”

刘文典并说古今中外各国兴亡成败的史迹证明了这句话。所以刘文典坚决地对某君说:“纵然是战事毫无把握,必定亡国,为后世子孙光复旧物计,也不能不拼命一战。”针对该君说的中国武器远不如日本,刘文典反驳说:“任何利()害的飞机大炮,都是人发明的,制造的。是要有志勇足备的人来使用它。所以,现代炮火虽然猛烈,但决定战事胜败的到底还是人。如果我们的人是行的,器械虽然差些,仗还是可以打的。”

刘文典从那场辩论总结三条:第一、精神确乎重于物质;第二、中国的精神文明确乎崇高伟大;第三、国家的兴替固然依赖科学,然而最重要的还是这一国自己的哲学。

刘文典写此文是194210月,离那场辩论已过去9年,全面抗战也进入相持阶段的尾声。抗战虽然还没有取得胜利,但日寇无法打败中国已是事实。所以,刘文典写道:

只要看这五年来摆在眼前的事实就足够了。日本兵的飞机、大炮、坦克车,其数量品质固然远在中国之上,其运输的便利,以至兵的被服给养都不是中国所能及的。这在西洋的军事专家,尤其是机械化部队的专家,按照他们专门精密的方式计算起来,中国和日本简直是不能对打的。可是事实怎样呢?战事初期我们诚然是失利的时候多,到一两年后情形渐渐的改观了,两边打个平手。这一两年竟完全倒转过来,总是我们打胜仗了。

 

日寇最阴毒的地方

1943226日《云南日报》发表刘文典《日寇最阴毒的地方》一文,文中说:“日本人最可恨之处,是在他除了屠杀焚掠,毁灭我们的肉体和有形的财物之外,还千方百计的要想毁灭我们中国人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