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 奋斗不止――记国防科技工业老干部先进个人张锡纯教授
本文摘要:张锡纯教授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局级离休干部,是前北平市城工部地下老党员,已有55年党龄。

张锡纯教授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局级离休干部,是前北平市城工部地下老党员,已有55年党龄。他凭着多年积累下来的广博知识和深厚的学术功底,在他离休的十四年间共著有四本书:《标准化系统工程》《工程事理学发凡》《二熵―原事理》《靶六研制事理文集》,从而创造性地构造了两门新兴学科――标准化系统工程和事理学;并提出一种全新的宇宙观(世界观)――二熵理论,他还在国家级学术研讨会和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3 篇。这些论文虽然数量不多,但都是极有分量的,与上述的两门新学科,一种新宇宙观紧密相联系,其中,《二熵――既是一种完整的宇宙观,又是一种源事理》选编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建校50周年优秀论文集》,是北航近几年所发表的50篇优秀论文之一,他的研究成果获得了航空工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学校科研成果二等奖一项。他目前仍是中国标准化协会理事,是中国标准化学科领域突出贡献的十大专家之一。他被评为北航“十佳健康老人”“优秀共产党员”,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张锡纯教授的这些成就可是一个有着七、八十岁高龄的老人,抱着几经动过大手术孱弱躯体的人离休后努力钻研创造的。他长期从事飞行器总体设计的教学和研制工作,后改向研究系统工程和事理学,深入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为了写这四本书和论文,为了探寻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环境和人的内心世界的各种关系,这就要求大量地阅读天文、地理、生物、环境、生态、社会、哲学各方面书籍、经过思索、反复分析和综合。需要怎样的意志谁都可以想象得出来,没有对人民的虔诚奉献精神是不会产生这样的力量的。这其中的事理学,钱学森先生在给他回信中充分地肯定了这一大门新学科。写道:“您致力于此,令我非常高兴!您说这一层次的学科一概称“学”不称“论”,对我有启发”。宋健副主席认为他的《工程事理学发凡》和《二熵――源事理》两书从多学科角度研究复杂性问题,可能是一条复杂性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正确途径。《靶六研制事理文集》是张教授主编的有关六、七十年代我国国防重点型号,高空高速无人驾驶飞机的成败得失的总结性文集,也是他所提出的工程事理学的研究实例。

张锡纯教授怀着对祖国深深的热爱并由此而产生的强烈的民族责任感,以自己走过的八十二年人生经验,为祖国的科学技术事业倾尽心血。他去苏联留学三年,恍然大悟:在举世瞩目的苏、美强国那里,那些先进的科学技术,在实际产生的思维方式中,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他说:上帝并没有偏袒美国人和苏联人,他们今天能够取得如此傲人的成就,全在他们脚踏实地地收集、研究、总结和推断科学实验的结果。大自然平等地赋予全人类,就像现在中国人已经普遍认识到的:美国的月亮不比中国的月亮圆,俄罗斯的水成分也是氢二氧一。他们的一切成功所依赖的自然规律,也同样存在于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和拉萨,问题是我们有无科学的态度、有无志气、勇气和耐心去挖掘。如果说我们喊了几十年的打翻身仗,到现在也没太大的起色,那完全是由于我们自身,对一切事物没有科学地进行总结和反思并用科学的方法将其管理出来。

张锡纯教授清醒地认识到:适当地遣派一些技术人员走出国门,引进一些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可以加速我国的科学技术发展,是好事。但如果又一次地重复中国历史上的洋务运动,象我们某些工业中仿制再仿制,引进再引进那样,就完全丢失了自力更生的精神,泯灭了我们自己的创新能力,把我国的科学技术领域,变成了外国科技的殖民地,那就太可惜了!这样,当然也就打不成翻身仗了!同时也丧失了赶超的志气。党中央号召求真务实,求真就是要讲实话,务实就是要讲实效。真正想要为祖国,为人民干点实事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张锡纯教授是这样主张的,也就要求自己能这样做到。

在离休前张锡纯教授曾担任研究所和系领导,天天苦于陷在日常的管理活动中,事情往往转一个大圈子又回到原点,效率极低。他一直渴望能做出点实际成果向人民交待。所以,离休后张锡纯教授不敢浪费一点时间在家庭私事和求医养生上。他曾谦虚地调侃着自己:一个人活到了六、七十岁总该有所长进,我七十岁前,深感这一辈子没有做出什么奉献,吃了几十年饭,很惭愧。现在想把余生奉献给科学事业,又深感时间的紧迫,庆幸这几年没有什么大病。我是抱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态度来从事写作的。因为张教授的身体,并不像他的心灵那样美好。他切除了右肾,左肾又患上了慢性肾炎,左肾因有结石堵塞输尿管一次又一次地开刀。目前肾功能降低,而血糖、血压、血脂则往高处攀升。这样的病情生在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上,真可谓是病残之躯了。然而正是这位抱着病残之躯的老人,编著的四本书,到底是什么书呢?

正是在这样四本书中,不仅提出了“二熵”的辩证唯物主义宇宙观,而且初步确立了工程事理学和标准化系统工程两门崭新学科的理论基础。

熵的概念是德国物理学家克劳修斯1865年提出的。美国学者J•里夫金和T•霍华德的著作《熵:一种新的世界观》中译本的出版对张锡纯教授有启发。但他认为里夫金的理论不完全,有缺陷。他认为熵确实是客观存在的,是谁也否定不了的宇宙中普遍存在的物理参数。他自从80年代初接受系统工程思想以来,总认为现实世界中不理想的事情很多,系统工程不能只考虑理想的事因,只想优化。为了使研究成果不脱离实际,系统科学中应引入一种既反映积极因素,又反映消极因素的理论。这样就找到了“熵”这个理论,但里夫金的理论只讲热熵的无序化和无用化,其作用也不符合客观现实世界仍然在不断进化(步)的实情。

通过反复研究探索,在度过70岁生日这几天,他发现信息才是他梦寐以求所要寻找的第二宇宙参量,而信熵(信息熵)才是宇宙有序化的客观存在的另一个重要参数。这样,他找到了推动宇宙在无序化和有序化不断发展前进的一对矛盾斗争的基本参数――物理熵和信息熵,从而发展出张锡纯教授具有中国特色的“二熵新理论”。 二熵理论是张锡纯教授向中国人民的回报,也是他自己最满意的一个成果,一个奉献。

在写《二熵――源事理》这本书时,张教授以敏锐的眼光看到:在科学技术欠发达的地区,有效能量转化效率低,越急于提高产值,熵增越快,环境破坏、生态失衡、大气及土壤污染越快,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水资源、粮食、燃料有了危机,寅吃卯粮,竭泽而渔。精神文明有危机,心熵和社会熵猛增,世界恐怖组织横行,核扩散、世界文明受到严重威胁。人类追求成功,避免失败,争取兴盛,防止衰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这种努力的经验和教训何止千千万万,但没有人加以科学的总结。事理学就应该是这些总结的升华。工程事理学就应该总结我国建国50余年来各种工程实践的宝贵经验和教训的结晶,他大声呼吁,但这类工作很少有人响应。